《偷食》阅读答案-宋以柱

发布时间: 2019-11-11
偷食
宋以柱
地瓜面煎饼我们叫它黑煎饼,玉米面煎饼我们叫它黄煎饼。
我和张里是吃黑煎饼长大的。黑煎饼烧胃,胀肚子。黄煎饼就不同,它有让人眩晕的黄色和香味,而且不胀肚子。张里他爷经常吃黄煎饼。张里和他六个姐姐,都吃黑煎饼。我永远记得张里他爷举着黄煎饼的样子,黄煎饼在张里他爷的黑手里攥着,攥得我的心生生地疼。我只能干咽唾液。那天,我咽下两个黑煎饼,去叫张里上学。张里从他家的粪篓里掏出一个黄煎饼,掖在怀里,拉着我飞跑进村南的小树林。张里对我说:“我偷的,咱俩分着吃了,千万别说,说了俺爷能敲死我。张开手接着,别掉了。”我大张着两只小手,张里小心翼翼地撕开,把大一点的一块递给我。我双手端着大半个煎饼,兴奋得发晕。吃下第一口,我浑身战栗。尽管那半张煎饼上还粘着几点黑黑的猪粪。
说着说着我们就长大了。张里是属于绝顶聪明的那种,我们初中三年,张里一边玩一边学,没费什么力气就读了中专,上的是省城的银行学校。你想想,20世纪80年代后期,农村能到省城读中专的有几个?而且学的是数钱的专业,参加工作后天天对着钱。村里的老少爷们想到这一层,眼球里都像铺了一层青苔,绿莹莹的。我笨一些,只能复读了一年,然后上了高中,等到我费尽力气考上专科师范,到乡镇初中教书时,张里已经是我们那个市银行管着往外发钱的科长了。张里给我打电话,说黄煎饼天天吃,但是很小,四四方方的,小巧玲珑的,什么时候你来,我请你。我就笑,然后心就不听话地乱跳。
据说局长们、县长们都盯着张里的钱,苦于没门路。但我对于我和张里的关系,闭口不谈,熟悉的人问起来,我只是说已无往来,他们都信,因为我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在学校里我工作不顺也没有找张里帮忙。
后来,我见到了张里,是在张里组织的初中同学会。在这之前,我几次梦到过他,他的高大魁梧和他的递给我黄煎饼的修长手指。那一次,是在市里最好的一家酒店,我去的时候,张里正在和一个小姑娘说笑。她不是我们的初中同学,但比我们的初中女同学要漂亮得多,包括我。我注意到张里修长的手指,正夸张地扒在小姑娘的肩上。张里看到我的时候,过来抱住了我。张里跟我说:“跟了我吧。”我迅速逃出他的怀抱,虽然我曾经渴望过。我笑着说:“张里,你太白了,我不喜欢白皮肤的男人。”
酒宴的始终,我一直听到张里的声音。他的声音过于夸张,修长的五指张牙舞爪。他对我们班的男同学们说:“放心玩乐,有你想不到的快乐。”那一刻,我正举着一块黄煎饼,就是张里说的那种,四四方方,小巧玲珑,有着让人眩晕的黄色。听到这话,我差一点吐了,好像十几年前那块煎饼上的猪粪才开始散发臭味。当看到张里歪歪扭扭往楼上走的时候,我彻底改变了主意。那次聚会回来,仅半年时间,我就和一个同事结婚了,这更说明了我的笨。
我是经常回老家的。回去就有人说我,还有张里。说张里的时候,全村的人就一个表情,馋。我就强装笑脸,历数自己的学生,还有自己的一大摞证书。张里他爷已经不在了,那个全村第一个吃黄煎饼,也是吃黄煎饼最多的人,在张里飞黄腾达的时候溘然而逝。在村里我也见过一次张里,他因臃肿不再魁梧,修长的五指变得短而白,那时他已经是副行长。看到他艰难地把自己塞进小车时,我的心不再有以前的疼痛感。
后来再回去,就没人跟我说张里了。“张里给逮住了。”这是张里他娘跟我说的。我经常去看她。她抓住我的手对我说:“妮子,你替我去看看张里吧,我走不动了。”她坐在夕阳下自言自语:“他是不是让人给祸害了?张里那么听话,他怎么会拿公家的钱呢?妮子,张里到底咋了?”
隔着一张厚玻璃,我见到了张里。我带去一摞黄煎饼,是张里他娘给的。她说张里都当上官了,还是喜欢吃她摊的黄煎饼。张里看到黄煎饼,竟然笑了一下,它再一次让我的心疼起来。
走出那扇大铁门,我才想起给他买的那盒烟。大中华牌的。那次聚会后,我知道他喜欢抽这种烟,但我不知道它贵得这么离谱。
我回去时,张里还没回监号,我看到他正把一块黄煎饼往嘴里摁。
那一刻,张里像极了一个偷食的孩子。
4. 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最恰当的一项是()
A. 标题“偷食”含义深刻,一语双关,既指小时候偷吃黄煎饼的事情,又暗指张里“偷食”公家财产,还构成了故事悬念,让读者产生了阅读的兴趣。
B. 小说中的“我”与张里是小时候的伙伴,但因为不同的人生轨迹,使得“我”成为一个正直的人,而张里成了一个令人唾弃的犯罪分子。
C. 小说第三段开头的“说着说着我们就长大了”一句承上启下,既承接上文。我”和张里的关系,又为下文对“我”们成长后事情的叙述做了铺垫。
D. “我”对张里看法的根本转变,源于那次初中同学的聚会;聚会上,张里的表现让“我”看清了他的变化,“我”决定再也不跟张里交往。
5. 小说有一明一暗两条线索,分别是什么?这样处理有什么好处?请简要分析。
6. “黄煎饼”作为小说中的一种物象,意蕴丰富,请结合全文谈谈你的理解。


4. A 
5. 第一问:明线是“我”和张里的交往及关系变化的过程;暗线是张里贪欲不断膨胀,人生由追求到辉煌,最后覆灭的历程。
第二问:①双线结构,明暗线交织,使小说情节更为集中紧凑,突出了主人公的形象;②暗线的设置交代了人物的结局,使小说主题更为丰富、深刻。 
6. ①黄煎饼让人眩晕的黄色和香味是人们欲望的一种象征。小说由偷食黄煎饼写起,黄煎饼在文中多次出现,有着超越其本义的内涵。②黄煎饼是人物关系的见汪,是情感变化的见证。“我”和张里在小树林分食沾有猪粪的黄煎饼时,十分兴奋;在同学聚会酒宴里吃精致的黄煎饼时,“我”差一点吐了。③黄煎饼是过往生活的一种寄托,一种怀念。如张里当上官了还是喜欢他娘摊的黄煎饼;在监狱里往嘴里摁黄煎饼。

解析
【4题详解】
试题分析:该题属于综合考查文学类文本的基本体裁特征。考查内容涉及作品的人物形象,故事情节,作品主旨,小说的语言,表现手法等各个方面。做此类题须细心和耐心,结合选项具体分析。仔细阅读选项,然后逐一到原文中搜索相关内容。理解后和选项加以比对,看看是否有出入。B项,因果关系不准确,两人的变化,“不同的人生轨迹”只是原因之一,更主要是自己的价值观发生变化。C项,“承接上文‘我’和张里的关系”错,是承接对小时候事情的叙述;也不是为下文做铺垫,而是自然导入下文的叙述。D项,“‘我’决定再也不跟张里交往”错,由文中“虽然我曾经渴望过”等信息可知,应是改变了渴望嫁给他的想法。
【5题详解】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学生分析作品结构的能力。能力层级为分析综合C。在小说中由人物活动或事件发展所直接呈现出来的线索就叫作明线,而未直接描绘的人物活动或事件所问接呈现出来的线索就叫作暗线。至于其作用,一般都是围绕塑造人物形象、揭示作品主题等角度去组织答案。小说中“我”和张里的交往及关系变化的过程是明线;张里贪欲不断膨胀,人生如日中天,由副行长到最后锒铛入狱的经历是暗线。双线的好处是:明暗线交织,使小说情节更为集中紧凑,突出了张里的形象;暗线便于交代人物的结局,有利于表现使小说的主题。
【6题详解】
试题分析:本题考查鉴赏作品的文学形象的能力。一般来说,小说中的某一物品,都与社会背景、人物性格、情节结构以及作品主题有关。探究“黄煎饼”的意蕴,应该从这些角度入手。 “我”和张里在小树林分食沾有猪粪的黄煎饼时,十分兴奋;在同学聚会酒宴里吃精致的黄煎饼时,“我”差一点吐了。黄煎饼是人物关系的见汪,是情感变化的见证。小说由偷食黄煎饼写起,黄煎饼在文中多次出现,黄煎饼让人眩晕的黄色和香味是人们欲望的一种象征。张里当上官了还是喜欢他娘摊的黄煎饼;在监狱里往嘴里摁黄煎饼。黄煎饼是过往生活的一种寄托,一种怀念。



相关阅读
1 老式理发店阅读答案-于坚

老式理发店 于坚 ①我偶然在云南的一个小县城发现了这个理发店,因为它样子过于老旧,就走进去。 ②我并不想理发,我很多年没有进过理发店了,但到了里面,某种遗忘已久的经验 【查看全文】

2 海边的雪阅读答案

海边的雪 张炜 风肆无忌惮地吼叫着,绞拧着地上的雪。天就要黑下来了。他们一刻也没有多站,就返身回铺子里了。 金豹重新坐到炉台跟前,烘着手说:这样的鬼天气只能喝酒。唉唉 【查看全文】

3 那些卑微的母亲阅读答案

那些卑微的母亲 ①晚上,和朋友一起去吃烧烤,我们刚坐下,就见一个老妇人提着一个竹篮挤过来。她头发枯黄,身材瘦小而单薄,衣衫暗淡,但十分干净。她弓着身,表情谦卑地问: 【查看全文】

4 《仙人掌》阅读答案-欧•亨利

仙人掌 欧亨利 一般而言,消沉的人最容易沉溺于对往事的回忆,而一个人能在脱手套这会儿功夫重温一下求婚的整个过程也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特里斯戴尔伫立在他单身公寓的 【查看全文】

5 石磊《隐瞒》阅读答案

隐瞒 石磊 中午时分,忽然,一辆宝马名车停在我的铺门口,下来一位四十多岁的贵妇人。这人我认识,住在我的楼上,叫尚海英。海英一进来就对我说:老王,我想为我妈镶一口牙,好 【查看全文】

6 《年味》阅读答案-许心龙

年味 许心龙 从县屠宰场回到村里,我顾不上喝口水就急慌着去找四叔和四叔的杀猪锅灶。 是屠宰场的聂总安排我的事儿。在村里我养猪多年,小打小闹,一年百十头猪,跟县屠宰场打 【查看全文】